聊城收藏家30年收藏民间藏品几千件

来源:2016-12-16 16:03:34

  朱来祥和他的部分藏品。

  朱来祥收藏的煤油灯。

  朱来祥和他的藏品猫壶。

  朱来祥收藏的猫壶。

  如果经常逛古玩市场,你一定能够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戴一顶帽子、一副墨镜,常将身子探在古玩器具摊前。有时带走一个茶壶,有时捧走一尊佛像,每次,他都期待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  他叫朱来祥,今年54岁。

  三十年前,他醉心于收集民间藏品,品相完好、做工精细、市面奇缺的器具,他尤其钟爱。如今,他所有的藏品已达几千件,其中,碗具、茶壶、佛像等已形成系列。他说,这三十年来,收藏丰富了他的生活,也使他增长了很多知识。

  收藏

  碗壶器具摆满整个屋子

  来到朱来祥家,你一定会被他室内的摆设所震撼。走进客厅,满眼都是猫状壶具,大大小小有成百上千件。再往里厅走,花色不同的漱口杯和碗具也一定会让你惊讶不已。当然,卧室也“未能幸免”——除去一张床,其他空间几乎被佛像、瓷器等各类藏品霸占。

  或大或小、花色不同、造型不一,这些东西全是朱来祥的宝贝,是他三十年间四处搜寻而来,费了一番工夫。

  “这是我从江西景德镇买来的,你看这碗体多薄!”朱来祥指着卧室内一个大瓷碗向记者介绍。那是他多年前在景德镇旅游时特意买回来的,做工精细、美观大方。

  朱来祥介绍,家里摆放的这些器具全是他一件一件淘回来的,每一件藏品背后,都有一段可以说道的小故事。

  淘来的这些藏品,朱来祥爱护有加。单拿钱币来说,他用胶带将每一个都缠好密封,而且这一过程中他戴手套。

  “手上有汗,用手直接接触钱币可能会在上面留下指纹,不利于保存。”朱来祥说。

  每种藏品都有归处,每个物件都悉心保存。目前,朱来祥的藏品已有几千件,其中茶壶、碗具、佛像等藏品已成系列,较具有可观性。

  “收藏的东西太多了,家里摆不下,地下室里还堆着不少。”朱来祥说。

  淘宝

  为给藏品配对寻觅十几年

  为了搜集藏品,他总是去赶集,集市上的古玩摊是他必光顾的地方。出门旅游,当地的古玩市场自然也是他必去之所。

  朱来祥说,在收藏界,藏品的价值不单体现在其数量稀少和做工精致上,某类有着特定历史时期特征的物品,如果收藏能达到较大规模形成一定气候,也有着较高的价值,单个藏品或残品的收藏价值则大打折扣。正因如此,他常常为了某一个器具而苦苦寻觅多年。

  “这个猫壶,一开始我家里只有一个猫头,为了找到猫身,我等了十几年。”朱来祥拿着一个白底褐纹的猫壶说,时隔十余年后,他在古玩市场上找到一个没头的猫身,花色和家里那个残品的猫头一样。当时,他格外兴奋,因为那正是他找寻了多年的东西。

  朱来祥说,很多时候,能不能找到配对的藏品,除了有心寻找、默默等待之外,还要看运气。

  记者看到,朱来祥家里摆放着五只和天安门前石狮子造型一样的墨绿色小狮子,其中三只的朝向和另外两只朝向正好相反。“面朝南方的狮子比较多,朝北的这种很难找,一南一北配成对比较有观赏价值。”朱来祥说,他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找到两只面朝北方的狮子,余下的那只朝南的狮子,他始终没有找到另一个给它配对。

  朱来祥说,他家有个紫色的花猫瓷具,是他十几年前在集市上淘来的,那是广东的制造工艺,可惜只有一个。尽管找寻多年,可这只花猫瓷具至今仍然落单。

  收获

  通过藏品了解历史经济文化

  1984年,朱来祥的儿子出生,那时起,他收藏了当年的人民币,想给儿子留作纪念。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,这一收藏便是三十年。

  三十年前,他还是收藏界的门外汉,如今,他的眼力精进不少。也正是在搜集藏品的过程中,他了解了不同时期的工艺特色及历史经济文化特点。

  “这个天球花瓶是从景德镇买来的,属于现代工艺,瓷瓶表面通体发亮。民国和建国初期,瓷器光色比较黯淡。”朱来祥说,在淘“宝”的过程中,他逐渐能够分辨出一个器具的做工及年代,进而断定该器具是否具备收藏价值。

  “这个是唐三彩,以黄、褐、绿为基本色,唐时比较盛行。”朱来祥说,收藏过程中,他学到很多知识,通过看到实物,再去反观文物介绍,进而了解当时的工艺技术。

  不仅如此,朱来祥说,一定历史时期的民间用品往往能反映当时人们的生活状况。在他的藏品中,有一些近代民间使用的瓷质肥皂盒,每个肥皂盒都配有盒盖。“现在我们家里用的肥皂盒很少带盖儿的,即便买的时候有盖儿,用的时候盖儿也丢了。”朱来祥说,肥皂属于舶来品,在中国近代,对于普通百姓而言,肥皂尚算奢侈品,故而使用盒盖儿,避免香气散尽。一个盒盖儿,见证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。

  “以前的人生活很有情趣,一个小酒壶就能做出各种造型,既有实用价值又能观赏。”朱来祥说,因为有所追求,收藏器物的过程使他的生活充实而有趣,也让他结识了很多朋友。

回到顶部
©lcxw.cn聊城新闻网